2018年01月11日
第A11版:走读金陵

解开下关“小红楼”身世之谜

首都新建筑(津浦铁路新建之首都车站、首都码头前面及后面图片。作者:刘葆钦。载自《方舟》1935年第15期第15页)

民国《中山码头通行指示图》(载自1936年第1卷第10期《铁路杂志》第101页)

1935年,位于下关中山码头前的津浦铁路南京车站。

南京下关“小红楼”(周安庆 摄)

南京中山北路576号原下关发电厂旧址内,挺立着一幢中西合璧风格样式民国建筑,人们俗称之为“小红楼”。该楼现已被列为第五批“南京重要近现代建筑”“南京市鼓楼区级文物保护单位”。然而这些年来,有关该楼身世一直说法不一。笔者据昔日史料对其变迁情况做一初步梳理,试图力求恢复它本来面目。

如今关于该楼身世的多种说法

“小红楼”位于下关江边路与中山北路交会处之东北角,与其西侧的中山码头(注:其前身为民国“津浦铁路首都码头”)大楼隔街相望。这幢建筑系红砖外墙,总高十二三米,以西南至东北向为轴线彼此对称。西南面迎街一楼有希腊多立克柱式门厅,门厅顶部为二楼阳台,两翼二层辅楼相互对称,楼顶有栏杆平台。中间主楼局部三层,楼顶迎街一侧存有一座重檐攒尖顶四角亭,上覆黛瓦,该亭后另有房屋。修葺如新的“小红楼”庄重、明快、华丽而优雅,从空中俯瞰约呈“W”形状分布,在近处仰视则如雄鹰展翅之态。

目前这幢建筑已与“民国首都电厂旧址公园”融为一体,一楼东北侧大门右墙上镶贴着一块深黑色花岗岩标志牌,其中镌刻的文字记载:“原首都电厂办公楼。下关电厂原名首都电厂,于1937年竣工发电,此处办公楼建于1946年。南京市人民政府二〇〇九年四月。”除此而外,关于该楼还存在其他一些说法。譬如有的说:该楼“建造于1928年,当时为孙中山迎榇奉安大典临时指挥部。此后该建筑移交津浦铁路局管理。1930年该建筑原地扩建,作为津浦铁路局的办公用房,一楼为售票处,对外营业,俗称‘小红楼’。1937年被侵华日军占用。抗战胜利后,此楼划归首都电厂”;也有曰:“它是当时津浦铁路南京车站,1936年,为方便北上旅客,津浦铁路局专设此站。旅客可以在这里购票、候船,由中山码头过江至浦口上车,二楼上还设有贵宾候车(船)室。然而其寿命短暂,至抗战爆发始,就再没使用过”;还有的称:此楼曾为大汉奸汪精卫在南京时使用过,俗称“汪精卫办公楼”“汪精卫别墅”……但这些说法的原始史料出处暂且不明。

1935年建成的“首都车站”

笔者近来阅读民国文献时,无意中在1935年第15期《方舟》上发现了1张由作者刘葆钦拍摄的《津浦铁路新建之首都车站》照片,可见该建筑迎街门厅额上从右至左存有“津浦铁路首都车站”八个大字。据此线索进一步搜寻史料,又见到1935年9月9日《申报》“国画特刊”上刊载了1张由作者张庐拍摄的《南京下关新建之津浦铁路首都车站落成摄影》照片。通过新旧图像对比得知,该车站建筑正是目前南京下关的“小红楼”。

有关该楼及其建造的一些情况,据民国《铁路杂志》《路政》等记载:昔日人们从津浦铁路浦口火车站(注:该站始建于1908年,后来曾称“南京北站”,现已停止客运)渡江,往返下关澄平轮渡码头(注:在下关西炮台附近),早前主要是通过仪凤门(注:后改名“兴中门”)进出金陵城的。1929年直达江边的中山大道建成后,人们遂由此通过挹江门进出城内。当时国民政府铁道部便考虑在长江南岸江边的中山大道路口,择地新建“津浦铁路首都码头”(注:当时老照片显示该码头门额上从右至左存有‘津浦铁路首都码头’八个大字。后来为了防止名称“易滋混淆”,1936年2月改名“津浦铁路中山码头”)和“首都车站”,进一步方便人们进出南京城内。

车站及码头工程从筹划、征地、建设到投入使用,“历时五六年”。1933年10月,铁道部指令津浦铁路管理局开始对外公开招标,整个工程由华中公司承包建设。1935年3月28日,“全部工竣经呈(铁道)部派员验收”,当时总共花费国币203150余元。其中新建“首都车站”主楼为三层,“建筑颇为雄丽”“全用砖墙和钢筋混凝土地板建设”,并且设有头二等候车室、零担货物办公室及招待所等。开业后即“发售(津浦线)全路各站及各联运车票,并可起行李票、起运客担包件等等。此后旅客如由南京北上,可在中山码头车站买票,如由北边到南京来,就可买到中山码头车站的票,连浦口、南京间的轮渡票都包括在内,不必另行购买……”旅客或货运行李经过津浦线进出南京城内时,该站便可作为起终点,办理手续“一如沿线之车站……其票宜写至本站止”。铁路部门通过与所辖“中山码头”过江轮渡进行联动,将轮渡班次与浦口火车站车次衔接起来,以免旅客“自行搬运(行李)过江之烦”“久等或耽误行程”。这大大地方便了当时通过津浦铁路往来、途经南京的旅客交通及货物托运。铁路部门还针对搬运工人(旧称“脚夫”)“常向旅客需索之弊”等问题,事先专门组织培训,整饬秩序加强管理,“务使旅客见之无不快之感”,避免影响首都南京的形象。

综上可知:这座新建的三层楼房在1935年3月28日竣工,验收合格后于次年3月16日开始作为“首都车站”正式投入使用,实际上就是将浦口火车站的功能通过与过江渡轮运输联动起来,更好地将津浦线交通向南京城内延伸。

用途相继又发生了一些变化

当时,“首都车站”和“中山码头”均归津浦铁路管理局管辖。开业刚过两个多月,1936年6月3日铁道部指令津浦铁路管理局:“据呈请将‘首都车站’名称取消,并请同时车站原址设立‘中山码头营业所’及设立‘码头营业所南京城内分所’各节,应予照准,该站站长徐明翼,着即改为中山码头营业所主任,并仰拟具其他员司支配办法呈核。”但“中山码头营业所”的实际功能与“首都车站”的基本未变。而难得一见的民国“首都车站”车票,为人们留下了在岁月中消逝了的历史记忆。

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南京不久便陷入侵华日军的魔掌之中,该建筑遂归日伪当局管辖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这幢楼房又归民国首都电厂使用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,该楼遂成了南京下关电厂的办公场所。2009年下关电厂因为城市建设发展需要,异地搬迁扩建。见证历史沧桑变迁的“小红楼”,在其早先经历一段喧闹之后便逐渐归于沉寂,目前由南京市鼓楼区政府有关部门管理,暂未对外开放。

由于研究历史是为了正本清源、复原事物的本来面目,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、循环往复且不断修正或完善原先观点,藉以更加接近历史真相的认识过程。目前包括南京历史遗存身世等谜团问题依然存在一些,笔者暂未发现有关该建筑更多的民国史料,因此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投入到类似问题的研讨中来,进一步为我们古都南京的人文建设做贡献。周安庆(南京地方志专家)

集团数字报刊 : 新华日报 | 扬子晚报 | 大学生村官报 | 南京晨报 | 江苏经济报 | 江苏法制报
2018-01-11 3 3 南京晨报 c430434.html 1 解开下关“小红楼”身世之谜